第343章 番外:遇见他原书小鱼遇见现在的小鱼……(2/7)

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害怕直到他看到房里的电梯时才终于缓解。

季乐鱼甚至不明白宋蔷怎么会喜林非这样的人?

季乐鱼疑惑的看着,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影。

年幼的季乐鱼摇了摇,他向来如此,在季屿霄这里惯会撒,却从不气,不想让他多为自己心一

“好。”季屿霄答应,“那你去洗漱吧,我给你张阿姨说一声。”

无聊,冷漠,没意思到极致,就是程式设定好的机人都比他更有绪起伏。

季乐鱼不自禁的站了起来,一步步朝季屿霄走去。

季屿霄安心了,送走了家医生,继续陪自己的小侄看电视。

他安静的掉了自己的泪,甚至不愿再去看年幼的自己,只充满不舍又怀念的看着季屿霄。

他想不明白。

季乐鱼思索了半天,最后只能解释,或许是因为他一直希望他的叔叔能康復,所以在这个梦里,他营造了这样的假象,好来满足自己。

季乐鱼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还能在看到他,终是忍不住缓缓落了泪来。

小季乐鱼撒的腻在他怀里,和他一起看着电视,等待家医生。

这样,他就可以永远和他的叔叔在一起了。

可是林非什么也没

他本能的拒绝着这可能──他本来就没有太多可以回想的记忆,他不愿意再失去任何一个记忆。

就好像,他留恋的人,从来没有离开过他。

但林非却彷佛全然没有过一般,甚至在他们见面时,他也只是毫不在意的从他边走过,都没有抬一,更别提为林洛清和宋蔷不平。

他输了,他想,他本没有能力去和上天对抗,甚至上天只要稍微给他一,他就毫无招架能力,只能任自己输的一塌糊涂,溃不成军。

他在报復林洛清之前,他的手还特别提醒过他,说林洛清是林非的舅舅,季乐鱼毫不在意,继续着自己的计划,他当然思考过他这么羞辱林洛清,林非这个外甥说不定会来找他报仇。

他的里满是温柔与喜,似是只要季乐鱼愿意,他可以给他所有他想要的东西。

「嗯。」还没大的季乐鱼对他笑了笑,重新回了浴室,握着牙刷开始刷牙。

本章尚未读完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

没太久,家医生来了,说他的烧已经退了,不过还要再吃一天的药,才会彻底康復。

季乐鱼接受了这个解释,跟着季屿霄一起去了餐厅。

后来,他制的把宋蔷关在自己的一所房,在宋蔷被自己的恋人救走后,他查到了林非的痕迹,——是林非给对方递了关键线索,所以对方才能怀疑到他的上,从而找到宋蔷。

他以为他应该要去公司或去见他的朋友,可是令他惊讶的是,他竟然去了一所学校。

可是……季乐鱼看着年幼的自己,这时候的他怎么看也不像是三、四岁,那怎么会是之前呢?

季乐鱼正看着,季屿的手机突然响了,他拿起看了一,站起,拿了外了门。

季屿霄他的脑袋,亲了他一,“今天想吃什么?”

张嫂已经好了饭,季屿霄陪着还没大的季乐鱼一起吃了饭,又餵他吃药了。

视线及到他的的时候,季乐鱼后知后觉的发现,季屿霄竟然站了起来,没有坐在椅上。

季屿已经走了来,小小的季乐鱼听到了他的声音,拿着牙刷跑了来,乖乖的回答:“起来了。”

一直到小季乐鱼再次困了,季屿霄才把他抱回了他的卧室,自己去了书房。

「嗯。」年幼的季乐鱼乖乖

他的心有着不自觉的害怕与惶恐,怕这真的是季屿霄受伤前的事,是他在漫的岁月中不知不觉失去的记忆。

季屿霄闻言,这才稍微安心一

——这并不是周天,只是季乐鱼生病了,季屿霄不放心,所以才留在家里陪他照顾他。

经过季乐鱼的卧室时,他轻手轻脚的推开了门,小小的季乐鱼蜷缩在床上,睡得十分安稳,季屿霄放心了,小心翼翼的合上了门,门上了小李的车。

说陌生则是因为,就算林非着这两个份,他们也着实没什么集。

季屿霄和张嫂吩咐了一声,自己则没有离开,而是了卫生间,去看小季乐鱼刷牙。

他想多看他一会儿,再看的清晰一,好让他能牢牢印在心里。

小季乐鱼笑的透过镜看他,还了一个鬼脸给他。

季屿霄在受伤后才在家里装的电梯,所以他没有记错,这时候,他确实应该是双受伤需要椅的,可为什么他已经可以站立行走了呢?

“好像是烧退了一,还难受吗?”

他觉得自己可以永远活在这个梦境中,他愿意活在这个梦境中,他甚至希望他永远不要醒来。

奇怪,在他的印像中,他小时候最后和季屿的时候,他基本上都是坐在椅上的。

季屿霄就笑瞇瞇的看着,最后走了过去,帮他洗了脸。

季乐鱼连忙跟了上去,好奇他这是要去哪里。

「金汤。」小季乐鱼毫不犹豫,他生了一场病,嘴里没有味,想吃有味的。

季屿到了他面前,伸手摸了摸他的额,没有昨晚那么了。

这是唯一的,合理的解释。

但现在,他的双看起来与常人无异,这不是他受伤后和自己住在一起的时光,而是在那之前?

季乐鱼觉得他活的像一

如果让季乐鱼用一个字来形容林非,他会毫不犹豫的给冷这个字,可如果让他用一个词来形容林非,他只会说没意思。

「那你先刷牙洗脸,然后我们再测一温度,一会儿再让张叔叔帮你看看。”

季乐鱼坐在书房的沙发上看着季屿霄,目光眷恋。

说熟悉是因为儘对方现在还很年幼,但是他几乎一就认了来,这就是林非,林洛清的外甥,宋蔷的白月光。

他就像神贫瘠的旅人,抱着自己所剩无几的财富,每日每夜的盘,却依然害怕自己一不留神丢了哪个。

事实上他也确实这么了,如果不是因为季乐鱼,因为自己的兄嫂,他是绝对不会在自己二十多岁的年纪,匆忙结束这过于短暂的一生的。


【1】【2】【3】【4】【5】【6】【7】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