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、以后她是我的了(凡间男主xia线)(1/1)

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程淮虽知此人来者不善,却还是起地向他拱手:“不知仙君此番前来所为何事?”

男人用那双血眸目光平静地凝望着他:“我来取一些属于我的东西。”

“仙君想要何?”程淮不解,“程某一介凡胎,上仅有一些粮和银两,再无其它。”

而这些,显然于仙君无用。

“我所要之有三,我的两、你的命。”

男人的声音也如他的目光一样平静,似只在陈述事实,却让程淮心大惊:“两是为何意?你究竟是谁?程某自认和仙君并无过节,为何……”

程淮话音生生的截断,他的忽如山外的士兵一样,被定在原地动弹不得,他也无法发任何声音,只能睁睁地看着男人手中变幻一柄剑,而后,男人毫没有任何犹豫地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。

剧烈的疼痛自传来,鲜血奔涌而,眨间就将他的衣衫浸透,亦染红了男人那白净的袍,男人那银灰的面上也溅上了滴滴的血迹,顺着面低落,搭着他依旧无波无澜的眸光,让这一幕更显诡异荒唐。

男人的一动作行云,好似早已演练过千万回,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开说话,也没有给程淮开的机会,直到确认程淮已无生还的可能,才解了程淮上的禁制。

禁制解开的一瞬间,程淮的无力地倒在地上,男人居地俯视着程淮,直至此刻才终于又开了:“这些问题的答案,你不需要知。”

程淮还想说些什么,却已无力再发声音。

在他生命走到尽的时刻,他心中想到的便只有温瑜,原以为上便是他们夫妻二人团聚的时刻,却不想他竟在这被人毫无预兆、不知缘由地谋害,他的卿卿那般善良,此后若是无他在她侧,她……

程淮心里的想法被容衍知得一清二楚,他眸中泛起冷意,将,又再重重,程淮的思绪骤停,与此同时,他置于程淮上的两回归他的神识,昭示着程淮的生命已然无存。

程淮此番走得死不瞑目,亦是不清不楚,直到死,他都未能知晓,自己只是别人创造来的一承载的人类躯壳。

如程淮猜测的那样,此番场景容衍为心生障后梦到过无数回,但今天他并没有像梦中那样将程淮的摧毁得血模糊,而只是将他的剑取收好。

“以后,她是我的了。”容衍一向平和的声音难得地有了些绪波动,却未被任何人知晓,程淮亦是不知,其实温瑜,才是容衍此行的真正所求。

第二日上午。

温瑜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,接连不断的噩梦纠缠着她,待到她终于挣脱噩梦醒来时,上早已冷汗涔涔。

昨夜忽降暴雪,气温骤降,温瑜上又了汗,此刻不禁打了个冷颤,望向窗外,她惊讶地发觉风雪已停,天地一片洁白,看起来倒是颇为祥和。

温瑜穿好衣服来到屋外,望着地上厚厚的积雪,不由得轻声叹气。

原以为今天就能见到她的夫君,但经历了昨夜的一番暴雪,只怕这重逢的日又要往后再延几日了。

无碍,这么久都等来了,也不急于这一日两日。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


章节目录